搜索
热搜: 淘宝 微商 创业
新沂电商创业培训网 电商学习 查看内容

微信时代,你微商了吗?

2015-6-1 09:10| 发布者: jvfox| 查看: 190| 评论: 0

摘要: 儿童节活动开始了,儿童蜂蜜,为健康添动力!现开拍,前10名同城免运费!”6月1日早上8点半,活跃在微信上的80后美女卖家琪琪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布信息。两年前开始在微信朋友圈上卖东西的琪琪对记者说,自己不仅 ...
儿童节活动开始了,儿童蜂蜜,为健康添动力!现开拍,前10名同城免运费!”6月1日早上8点半,活跃在微信上的80后美女卖家琪琪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布信息。两年前开始在微信朋友圈上卖东西的琪琪对记者说,自己不仅在朋友圈上卖东西,也习惯了在朋友圈上买东西。
现下,在微信平台上的商业交易成为年轻人最喜欢的电子商务形式之一。今年4月,中国微商产业联盟筹备委员会主任陈其胜表示,微商行业从业人数已经达到1000多万人。比从业人数更震撼的是产值。数据显示,2014年微商创造了约1500亿销售额。
不过,在火爆的销售数据背后,一些阴暗面也浮出水面:假货难防、传销式的营销……
微商究竟是怎样一个群体?他们有着怎样的喜怒哀乐?
做微商的理由有N种
与有统一交易平台的淘宝、京东等传统电商不同,微商的销售几乎是“去中心化”的。低门槛、利用碎片化时间办公等优势让不少人心生向往,而基于亲朋好友而建立起来的“朋友圈”更利于口碑传播和用户沉淀。
“老板,非常喜欢你这款自主品牌的酵素,再接再厉哦!”6月2日晚11点,小丹收到这样一条微信,“收到买家这样的鼓励,对我来说是莫大的安慰。”小丹研究生毕业后留在日本创业,做护肤保养品生意。她告诉记者,中国是一个大市场,但如果要在国内以实体店的形式销售,成本高、手续麻烦。就在这时候,“微商”随着微信的走红,开始在国内流行起来。“不需要店租不说,我一个人在日本也能以‘海淘’的形式做国内生意。现在依托微商的平台,我的品牌已经有了一定人气,投资也开始慢慢回本了。”
与全职微商小丹不同,逸嘉是兼职微商。“虽然有稳定的工作,但我一直渴望在业余时间有自己的第二事业,”逸嘉说。当然,逸嘉也向记者透露了自己的一点小“心思”,“我一直很喜欢珠宝,但经济能力有限也不能自己一直买,微商给了我一个较低投入进入这一行的平台。现在我可以借着微商销售珠宝的经历参加一些珠宝展示会,也有机会和各地的珠宝商交流,所以我把我的行为称作‘以兴趣养兴趣’。”
除了直接在微信上创业的微商,还有一部分微商是从淘宝等其他电商平台,甚至实体店平台转战到微信上的。
小邱哥两年前在成都开了一家专卖女性饰品的小店,去年,他将小店开到淘宝上,今年,又开到微信上,“做生意就是哪儿人多上哪儿,现在那么多年轻人都爱耍微信,要开拓市场,上微信是必须的。”
70后成都家具卖家张超原本对电子商务一窍不通,可是他发现最近实体店业绩滑落,但不少90后买家在他的店里拿货之后放在朋友圈里售卖,不仅成交价格比店里高,销量也不错,“看来这是顺应时代发展必须走的一步,现在我也开始学习微信营销了。”
甚至,连成都文艺圈知名的樱园、作家宁远等都纷纷开设了微店。
小圈子做生意也得“察言观色”
怎样在微信这个“小圈子”把生意做大?微信朋友圈的“封闭性”,使得诚信交易更为重要。此外,线上包装与线下推广,都不可或缺。
“微信是一个‘圈子’文化,信息流转都是在朋友熟人之间,生意做得好,朋友之间可以双赢,如果有欺骗或者以次充好的行为,那不但生意没有下一单,就连朋友也做不成。”在逸嘉看来,微商做的不是商品,而是“人品”,诚信交易很重要。
在小圈子做生意,也得“察言观色”。“现在一味疯狂地刷朋友圈发图发信息已经不灵了,搞不好还要被朋友们拉黑。”刘策说。如何既要推销,又不让朋友们厌烦?刘策现在专门针对客户开了个微信“小号”,他个人的微信账号不再做商品推送。小邱哥则创建了一个微信公众账号,根据自己售卖的饰品风格和种类,结合当季的流行审美趋势,定期推送不同主题的时尚搭配文章。而Mona采取的办法是,每天固定在微信使用率较高的时段推送4至5条商品信息。
微商做久了,商家们也有了各自的“生意经”。从事微商近一年的逸嘉建立起了自己的“微商团队”,“我堂弟堂妹看我的珠宝生意不错,现在开始在他们的朋友圈里帮我售卖,然后卖出一单我给他们发一些提成,算是我的‘代理商’吧。”
出售美妆用品的微商露露则采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营销模式。采访时,露露拿出一张自己设计的宣传小卡片递给记者,“这上面有我们的产品信息、联系方式以及二维码,我和几个美容院、美甲店都有合作,他们帮我分发卡片给到店顾客,顾客如果扫码注明信息来源加我微信,且有购物行为,我就奖励信息源2块钱。”
监管空白区鱼龙混杂
有的微商在辛勤耕耘自己的一方小天地,也有人想走“捷径”,在朋友圈搞传销似地销售。由于微商发展迅速,问题也接踵而来。
“真正的良心好面膜,排毒、美白、嫩肤、补水、保湿、抑制黑色素、淡化痘印……”很多人都在朋友圈里看到过类似的面膜推广说辞。刘策就是某款面膜的代理,他告诉记者在考察品牌的过程中,公司给他看了各级代理们的销售业绩,“其中去年成都业绩最好的代理商可以做到月收入10多万,即使做得一般的,也能每个月收入一万块左右。”就这样,在巨额回报的刺激下,刘策也加入了该面膜品牌代理商的行列,开始在微信上做起面膜生意。
不过,代理“层级”不同,拿到的货品价格也有差异。例如,某品牌面膜出厂价为50元一盒,总代理拿到货以后卖给一级代理是80元一盒,二级代理的拿货价则是110元一盒,二级代理拿货给三级代理则是140元一盒。随着价格层层递增,到了底层代理商卖给消费者的环节,便成了198元一盒。不过面膜代理们都清楚,大多数面膜不可能被消费者消化,最终都是烂在某些底层代理商手里。这样的销售办法就和前些年“击鼓传花”式的传销类似,模式都是用“人传人”的方式,诓骗更多的人“入局”,更大的利润被“上级”拿走。
由于没有统一平台管理,使得微商进入门槛很低,缺乏监管,假货也防不胜防。2015年初,河南卖家周梦晗售卖“三无”面膜遭调查的消息揭开了微商不为人知的阴暗面。一位名叫“女汉子”的微商告诉记者,一般来说,顾客使用自己卖的面膜出了问题,自己会告诉顾客,是他们自己的肤质不适合而过敏。“除非多人有同样的反应,否则顾客也只能吃哑巴亏。”
成都高新移动互联网协会秘书长张正刚认为,我国对于传统电商的监管法规尚且没成熟,传统电商经营过程中遇到的纠纷和问题势必也会在新型电商平台上出现。而微商在新型电商中又属于“社交型电商”,这种基于社交环境产生的商务,出现虚假信息、非法交易的几率更大。
做日货代购的微商Mona也针对微商平台的发展表达了心中隐忧,“虽说微信也有第三方交易平台微店,但更多的交易是直接通过朋友圈来完成的。很多买家在拍下货品付款时也很担心交易安全,卖家也怕遇到不讲理的顾客。微信平台交易产生的纠纷如何解决,法律并无明文规定,如果真的与买家发生分歧怎样解决?”
七嘴八舌
如何在微信上买到靠谱的产品?
微商逸嘉:
购买之前可以考察卖家的资质,比如是否正规行业协会、交易所的会员等等,有这一类身份认证的商家如果被客户投诉会被取消专业资格,作假的成本也会很高。
微信买家高夏叶:
我觉得要购买品牌代理商的产品,还可以确认一下卖家属于产业链的哪一级,最好能找到离货源最近的卖家,既能花更少的钱,也更有保障。
微信买家丸子:
快递环节出现问题在微商交易中也很常见,买家可以选择到付形式,确认货品无损后再付邮费。
《微商葵花宝典》
逸嘉在自己的公众账号里写了一组《微商葵花宝典》的系列文章,分享自己的生意经。
首先账号的头像不能频繁换,即使要换,也要集体告知。有能力的微商还可以自己找人设计一个Logo作为头像,提高辨识度。
其次,微信的名字一定要便于买家记忆,干练、简洁,让人一看就知道你是做什么产品的。
第三,账号的个性签名也是重要的敲门砖,如果设计得当,一定会提升买家对你的信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活动

文章热图

  • 市旅游局在党校举办新沂市水晶电商培训班
  • 打造县域电子商务“龙头”
  • 全国大学生骨干 在新沂参加实践活动
  • 新沂市设立“网商贷”基金助推电商发展
  • 一个中国县城的全民电商实验
©2015  新沂市旅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4035804号 )  
返回顶部